首頁 資訊正文

《財富》世界500強:129家中國公司上榜 首超美國

  2019年《財富》世界500強排行榜上,中國企業數量達到129家,歷史上首次超過美國(121家)。即使不計算臺灣地區企業,中國大陸企業(包括香港企業)也達到119家,與美國數量旗鼓相當。這是一個歷史性的變化。

  在為中國公司的進步感到高興的同時,更迫切的問題:中國公司如何從做大轉變到做強?!敦敻弧肥澜?00強中有許多世界一流公司,躋身這份榜單的中國企業更應該借鑒這些公司的經驗,致力于打造世界一流企業。

  1. 500家最大公司的復蘇:收入、利潤、銷售收益率、凈資產收益率均超前一年

  剛剛發布的2019年《財富》世界500強排行榜反映的是2018年全球最大的500家企業的數據。它們的經營狀況大幅改善:2018年,世界500強的經營業績進一步提升。2018年世界500強的銷售收入達32.7萬億美元,同比增加8.9%。2018年世界500強獲得創紀錄的利潤21,537億美元,同比增加14.5%。2018年世界500強的銷售收益率達到6.6%,凈資產收益率達到12.1%。這些數據都超過了2017年世界500強的數據。

  隨著銷售收入的增加,進入世界500強的企業門檻(最低銷售收入)也從2017年的236億美元上升到248億美元。

  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以后,世界500強的經營狀況跌入谷底。2009年世界500強的總銷售收入為23萬億美元,利潤只有9,600億美元。此后世界500強的經營狀況逐步恢復,到2018年銷售收入和企業利潤均達到歷史高峰。

  2. 上榜企業數量中國與美國旗鼓相當

  隨著中國經濟總量的迅速增加,中國企業的規模也越來越大。2001年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當年進入世界500強排行榜的中國企業為11家,以后逐年迅速增加。2008年以來的10年,中國大陸企業在排行榜中的數量加快發展。先是超過了德國、法國和英國,后來超越了日本。

  目前,中國大陸企業(包括香港企業)的數量在《財富》世界500強排行榜中僅次于美國的121家,已經與美國旗鼓相當。如果加上10家臺灣地區的企業,中國企業在《財富》世界500強排行榜中的數量第一次超過了美國企業數量。這是歷史性的突破。

  自從1992年《財富》雜志第一次把制造業公司與服務業公司依據銷售收入制作世界500強排行榜以來,還沒有任何一個別的國家的企業如此迅速地增加在這份排行榜中的數量。

表1:2001年以來進入《財富》世界500強的中國大陸(包括香港)企業數量。資料來源:根據《財富》雜志歷年數據整理。進入《財富》世界500強榜單的中國大陸企業(包含香港地區企業)。

  值得注意的是,進入世界500強的中國企業不僅數量增加,而且企業規模不斷擴大,從而在世界500強中的排名不斷攀升。

  進入2019年排行榜的119家中國大陸(包括香港)企業中,有12家新進入排行榜,其他107家企業中有77家排位比去年提升,與去年排位持平的有6家,24家排位比去年有所下降。換言之,去年榜單上的中國企業絕大多數在今年榜單上的地位都有所提升。進入2019年排行榜的中國企業不僅數量增加規模擴大,企業經營狀況也不錯。

  與中國企業自己相比,2019年入榜企業的平均銷售收入、平均利潤、銷售收益率與凈資產收益率都比去年有所提升。特別是銷售收益率和凈資產收益率兩個指標扭轉了近年來的下行趨勢。

  與世界500強橫向比較,2018年,中國上榜企業平均銷售收入與凈資產兩項指標也與世界500強上榜企業數值基本持平;與傳統經濟大國的上榜企業相比,上榜中國企業在銷售規模和資產規模已經不輸日本、英國、法國與德國企業。

  中國企業作為一個整體,在《財富》世界500強排行榜中的數量迅速提升和規模不斷擴大應該給予積極評價。取得如此好的成績有以下一些原因。

  首先,內需市場迅速擴大,從而為企業規模擴大提供了重要平臺。

  根據國家統計局提供的數據,2008年,中國國內商品零售總額達到108,488億元,與此同時,商品房銷售收入達到25,068億元。兩項合計133,556億元。十年后到2018年,中國商品零售規模達到380,987億元,商品房銷售收入149,972億元,兩項合計530,959億元。十年間,中國社會商品零售額加商品房銷售額增加了近300%。如此迅速擴大的內需市場讓一批企業得以迅速發展和擴大規模。它們有的開始進入世界500強,有的則在這份排行榜上的位次不斷提升。國內市場成為中國企業規模不斷擴大的主要平臺。

  其次,中國企業戰略重組也是企業規模擴大的重要原因。

  近年來,不少中國企業進行了大規模的戰略重組。以國企為例,2015年,中電投與國家核電重組成立國電投,中國北車與南車重組成立中國中車,五礦集團與中冶集團并入中國五礦,中遠集團與中海集團重組成立中遠海運。2016年,中紡集團并入中糧集團,中國建材與中材集團合并,寶鋼與武漢鋼鐵重組為中國寶武,中儲棉并入中儲糧。2017年,神華與國電重組為國家能源集團。

  這些戰略重組的企業有些在重組后進入世界500強,有些則在重組后提升了在這份排行榜中的位次。再次,中國宏觀經濟的變化與企業規模迅速擴大有密切聯系。

  2008年為應對國際金融危機,中國M2大幅增長,當年達到48萬億元。到2018年,中國的M2已經增加到182.7萬億元。龐大的貨幣流動性促進企業擴大規模。這一點在房地產及其關聯行業特別明顯。

  房地產企業在世界500強排行榜中的地位變化特別突出。2008年,中國商品房銷售面積6.6億平方米,收入25,068億元。當年進入世界500強的46家中國企業里沒有房地產企業。2018年,中國商品房銷售面積達到17.2億平方米,銷售額達到149,973億元。2018年商品房銷售面積是2008年的2.6倍,商品房每平米價格是2008年的2.3倍。正是由于銷售面積和價格雙增長,造就了中國巨大的房地產行業與領先世界的房地產企業。

  今年的榜單上有5家房地產公司,而且每家公司的排名都比去年有大幅提升。例如恒大集團從230位提升到138位,碧桂園從353位提升到177位,綠地集團從252位提升到202位,保利集團從312位提升到242位,萬科集團從332位提升到254位。

  3. 從經營指標看中國企業盈利能力

  從2019年的《財富》世界500強排行榜上,我們看到了中國企業令人高興的崛起。與此同時,我們也要看到中國企業面臨的嚴峻挑戰。

  與世界500強比較,中國企業盈利指標比較低。世界500強的平均利潤為43億美元,而中國上榜企業的平均利潤是35億美元。中國企業的盈利能力沒有達到世界500強的平均水平。如果與美國企業相比,則存在的差距更加明顯。

  多年來,美國企業的經營狀況一直領先于全球企業。雖然美國企業近年來在世界500強排行榜上的數量下降,但其經營狀況仍然處于領先地位。銷售收益率和凈資產收益率兩個指標能夠體現出企業經營狀況的優劣。2018年,世界500強的銷售收益率平均是6.6%,美國企業則是7.7%;世界500強的凈資產收益率平均為12.1%,美國企業則是15%。

  與美國公司相比,中國企業還有比較大的差距。2019年,入榜的中國企業(不計臺灣地區企業)119家,平均銷售收入665億美元,平均凈資產354億美元,平均利潤35億美元。根據這三個數據計算,上榜中國企業的平均銷售收益率為5.3%,低于美國企業的7.7%,平均凈資產收益率是9.9%,低于美國企業的15%。

  如果考慮到中國和美國上榜企業平均雇傭員工數量的差別,上述差距進一步擴大。2019年美國入榜企業平均雇傭員工139,113人,中國入榜企業平均雇傭員工179,469人。中國企業的員工人數是美國的1.29倍。美國企業人均銷售收入56萬美元,中國企業人均銷售收入只有37萬美元;美國企業人均利潤4.3萬美元,中國企業人均利潤只有1.95萬美元。中國企業的人均銷售收入和利潤與美國企業相比還有很大差距。

  對照中美兩國上榜企業的數據,我們還可以發現,今年進入榜單的中國銀行業企業有11家,這11家銀行的利潤總額超過2,000億美元,占全部上榜中國大陸(包括香港地區)企業利潤總額的近50%。如果不計算這11家銀行的利潤,其他108家上榜企業的平均利潤只有19.2億美元。美國上榜8家銀行,其利潤總額是1,334億美元,占全部上榜企業利潤總額的18.3%。如果不計算銀行的利潤,其他113家企業平均利潤仍然達到52.8億美元。這個數字是中國企業的近3倍。

  這些數據告訴我們,盈利能力是市場競爭企業擁有的競爭力的重要方面。銷售額大不等于企業的盈利能力強。其實,大只是強的一個方面,大不等于強。我們的企業要從追求做大轉向追求做強。

  4. 從跨國指數看中國企業全球競爭力

  1992年冷戰結束,全球市場形成,經濟全球化新階段到來。全球企業紛紛推進全球化戰略。它們從過去的國內經營或者跨國經營轉變為全球化經營。這些公司的銷售收入、公司資產以及雇傭員工在海外的比重越來越高,甚至超過50%。傳統跨國公司逐步轉型為全球型公司。全球型公司吸納全球各地最佳資源加以整合,把價值鏈延伸到全球,從而構建全球價值鏈。這是全球型公司形成超強的全球競爭力的真正秘訣。

  近年來,隨著中國開始大規模走出去,中國從投資凈輸入國變成凈輸出國,中國最大的跨國公司的海外資產、海外銷售和海外員工數量不斷增加。但與全球最大的跨國公司相比,中國最大跨國公司的跨國程度也還是處在初級階段。

  跨國指數低意味著吸納整合全球資源的能力低,意味著企業價值鏈還主要是國內價值鏈,而不是全球價值鏈。在全球價值鏈競爭的時代,沒有構建全球價值鏈的企業難以與全球企業競爭。

  其實,近年來中國已經出現了一批在海外積極拓展、構建全球價值鏈的成功企業,華為和吉利就是其中較為成功的兩家公司。中國企業應該借鑒它們全球化成功的經驗,在已經做大的基礎上走向世界,構建全球價值鏈,從而提升全球競爭力。

  5. 從產業結構看中國企業可持續發展的競爭力

  與上榜的美國企業相比,既可以發現中國企業存在的弱點,也可以看到中國企業所屬產業存在的一些問題,進而發現中國產業結構與美國產業結構的差異。

  在對去年的《財富》世界500強評論時,我們就提到從上榜企業分析中國的產業結構與美國有很大的不同。從上榜企業所在產業分析,美國的產業結構是后工業化發展階段的產業結構,而中國的產業結構還處在工業化階段。這個問題有必要在今年的評論進一步加以分析和說明。

  對上榜中美企業所處產業進行對比,能源礦業、商業貿易、銀行、保險、航空與防務等5個產業兩國企業都很集中。但是,中國數量眾多的金屬制品企業、工程建筑企業、汽車企業和房地產企業,上榜美國企業在這些產業或者沒有,或者極少。

  同時,上榜美國企業中有一批與人的健康、醫療、生活等有關的產業。而中國企業除了有兩家制藥企業之外,與人的生命、健康和生活密切相關的產業中幾乎看不到中國企業。

  其實,中國目前從事這些領域的企業越來越多,做大尚待時日,進入《財富》世界500強需要更長時間的努力。

  隨著經濟進一步發展,國內需求市場的發展,與生命健康和生活相關的產業必然會成為國民經濟的重要產業。上榜美國企業高度集中在生命健康、食品生產加工、制藥以及娛樂業恰恰表明了經濟高度發展階段產業發展的方向及結構,體現了后工業化時代的產業轉型和結構調整的方向。

  中國正處在經濟發展新階段,中國企業應該了解美國產業結構特點,在推進產業轉型升級過程中,借鑒美國產業發展的經驗。從長遠看,中國在擴大內需市場的過程中必將推進與民眾生活、健康相關的產業發展。企業則應該與時俱進,在這些新型產業中發展壯大,形成可持續發展的競爭力。

  6. 從中美貿易爭端看兩國企業合作前景

  2019年《財富》世界500強榜單發布之時,中美兩國還處在貿易爭端之中。兩國貿易爭端深刻地影響著兩國的企業。中國的華為公司成為其中的焦點。研究華為對研究兩國企業的關系以及貿易爭端的走向有著重要意義。

  華為在《財富》世界500強排行榜上從去年排名72位提升到今年的61位,銷售收入1,090億美元,同比增長22%,利潤90億美元,同比增長27.5%。美國沒有與華為業務完全一樣的公司,手機產品與華為競爭的是蘋果,通訊設備與華為競爭的是思科。

  華為走的是真正全球化之路。這家公司打造全球價值鏈,同時強化合規,按照全球通行規則參與全球競爭,因此發展極為迅速。華為開始在通訊設備領域超越思科。2018年,在通訊終端的手機方面追上了蘋果。人們看到了華為與美國等全球先進企業的競爭,卻往往忽視了華為與美國企業密切的合作。

  首先,華為真正以美國企業為榜樣,深入學習美國企業。華為的產品研發體系是IBM設計的。應該說,華為成為源于中國的全球型公司得到了IBM的真傳。

  其次,華為構建了自己主導的全球價值鏈。在這個價值鏈上,美國企業是華為最重要的合作群體。華為的供應鏈上有92家核心供應商,其中33家即超過三分之一來自美國。

  華為全球價值鏈的構成表明,美國企業由于掌握前沿技術,所以在華為價值鏈中居于上游,沒有美國供應商,華為的全球價值鏈的競爭力將被削弱。華為需要與美國企業合作,共同打造有競爭力的全球價值鏈。反之,失去與華為的合作,美國企業也可能失去一個重要的業務來源和市場,其經營利潤將受到深刻影響,進而影響未來的創新能力。

  正因為如此,即使處在貿易爭端之中,華為的創始人任正非仍然一直堅持與美國企業合作。而眾多的美國供應商也呼吁美國政府停止制裁華為,繼續與華為及其他中國企業的合作。因為限制向華為出售產品會讓美國供應商丟掉利潤最豐厚的客戶。

  其實,自2001年中國加入世貿組織以來,中國企業與美國企業在幾乎所有重要的全球產業鏈上都有合作,構建了多條全球價值鏈。除了高科技產品,許多日用品產業也是如此。

  全球價值鏈把中國和美國以及其他國家企業連結在一起,形成優勢互補合作共贏的利益鏈。當全球產業鏈遭遇外部沖擊時,企業應該共同應對,尤其是通過強化合規,即遵守國際通行規則以及一些國家的非國際通行規則,保障全球產業鏈的穩定和堅強。

  加入世貿組織近20年來,通過融入經濟全球化,借助全球價值鏈的發展,中國企業在與美國以及其他國家供應商合作過程中迅速成長?,F在,中國企業的數量發展與規模的擴張方面達到一個新的高度。恰恰在這個高度我們可以清楚地看到,中國企業來到了一個新的起點,我們需要在做大的基礎上做強。從2019年《財富》世界500強排行榜中,我們看到中國上榜企業雖然數量增加規模擴大,但是缺乏盈利能力,缺乏全球競爭力,缺乏可持續發展的競爭力。

  如果說,我們在融入全球化和融入全球產業鏈的過程中做大了,那么,今后也應該繼續在全球產業鏈中做強。離開全球產業鏈,中國企業不可能如此迅速發展和成功;離開全球產業鏈,中國企業今后也難以提升真正的全球競爭力。

  中國企業應該走出“中國價值鏈”思維,像華為那樣堅持“全球價值鏈”思維,繼續向包括美國企業在內的全球型公司學習,與它們合作,同它們競爭,在學習、合作、競爭中形成硬實力和軟實力皆強大的世界一流企業。

責任編輯:張薇

分享:
速讀區塊鏈
貴州

貴州大數據產業政策

貴州大數據產業動態

貴州大數據企業

更多
大數據概念_大數據分析_大數據應用_大數據百科專題
企業
更多
辽宁快乐十二选五开奖结果